资鲸精选 | 四问暴风冯鑫:29笔股权质押,钱花哪了?

华尔街俱乐部 互联网 2018年09月28日

科学分配,做大蛋糕:长期动态优化股权激励(来自华为/温氏等成功案例的科学激励方法)

点击了解

  4000万元债务,难倒曾经身家百亿的冯鑫;个人股权质押近100%,将暴风置于失去控制人的风险。这场危局里,未解的谜团远多于摆出的事实,比如,冯鑫为什么缺钱?他反复质押股权的钱去哪儿了?

  贾跃亭背井离乡一年后,他的虔诚“学徒”冯鑫被暴风雨吞噬。

  2018年7月6日,暴风集团一则股权冻结公告将其CEO冯鑫推上风口浪尖。一年前的这一天,冯鑫的山西老乡、他的“老师”贾跃亭因资金链断裂和高额负债远渡重洋,一年后冯鑫自己同样陷入债务困局。

  身家一度超过80亿元的暴风创始人,拿不出4000万元偿还中信资本的投资款,目前束手无策。在这场冯鑫的债务危局里,外界能看到的是:亿万富翁冯鑫“很穷”,曾经市值近400亿的暴风很缺钱,眼前冯鑫和暴风都尚未找着出路……

  一如暴风的难题未解,在这场危局里,未解的谜团远多于他们摆出的事实,比如,冯鑫为何这么“穷”?冯鑫的钱去哪儿了……

  “(中信对暴风魔镜的)投资额在8000万左右,已经还了5000万,虽然这对我其实压力也很大了。” 7月8日,冯鑫在内部两小时谈话中透露了股权被法院冻结的原因,即中信投资要求提前撤资、但冯鑫没有财力按照约定回购股份:“到现在还剩下4000万(含利息1000万)。我一时还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,就导致了目前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。”

  2015年,在暴风股价达到峰值时,冯鑫个人身家一度超过百亿,如今为区区4000万元英雄气短,着实令人唏嘘。

  谜团一:冯鑫为何拿不出4000万?

  对于如今捉襟见肘的冯鑫来说,钱曾经不是问题。

  在中国视频行业的萌芽期,暴风创办才两个多月时就做到了200万元月营收,资本纷纷送上门来,冯鑫第一次见到IDG的周全时,后者只说了一句话,“我知道你能干什么,我们能帮你干什么?”冯鑫的回应是:“你一定要投,就拿1000万美金吧。”

  那是暴风的黄金时期,也是冯鑫离钱最近的时候,但他觉得自己不缺钱,多少有点无所谓。但那样的风光,转瞬即逝,而冯鑫错过了变现的最好时机。2013年8月,雷军邀请5位旧“金山人”参加饭局,饭桌上他告诉冯鑫“钱越多越好”。但当年年底,阿里巴巴出价20亿收购暴风时,冯鑫没有接受。

四问暴风冯鑫:29笔股权质押,钱花哪了?

  2015年3月,暴风科技上市,冯鑫敲钟。图片来自网络。

  当时光的年轮滑过2015时,暴风终于走完磕磕绊绊的上市之旅,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,因搭上当时红遍全球的VR顺风车而成为“第一妖股”,收获55个涨停板。那时冯鑫个人的身价超过百亿,暴风造就了10多位亿万富翁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。

  上市前后,冯鑫都没有表现出套现的欲望。阿里提出收购时,冯鑫没套现;上市后他依然不曾套现。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研读暴风集团公告发现,上市3年来,冯鑫从未减持过手里的暴风股票,这位曾身价百亿的富豪的纸面财富终究未落袋为安。

  谜团二:质押股票融到的钱去哪儿了?

  “我个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财产,当时我个人的股票基本上已经都质押了,去还这8000万其实已经很紧张了。”在7月8日那场反思长谈中,冯鑫透露,他的股票几乎全处于质押状态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冯鑫现持有暴风集团股份7032.24万股,根据监管条例,冯鑫的这些股票在今年3月全部解禁,但他并没有兑现任何股份。但据Wind提供的数据,截至5月31日,冯鑫累计质押股份6705.1万股,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.35%,占公司总股本的20.35%。

  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统计暴风在深交所发布的股权质押公告获悉,上市三年冯鑫累计质押股权融资29次:其中2015年下半年质押5次,2016年共计质押10次,2017年13次,2018年3次。“折扣比较高,(冯鑫)借了很多钱,”一位券商行业人士告诉无冕财经,“冯鑫很缺钱,频繁地质押融资,(这其中)小额的质押基本上都是补仓的。”

四问暴风冯鑫:29笔股权质押,钱花哪了?

  冯鑫股票质押过程。数据来源:公司公告、深交所。

  据暴风发布的股权质押公告,暴风上市三个月后的2015年6月19日,冯鑫第一次通过质押66万股暴风股票融资,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根据同花顺提供的股价计算,那次质押前20个交易日暴风股票均价262.8元,冯鑫所质押股票市值在1.73亿以上。按照当年的行情,即使质押折扣选择最低的5折,冯鑫那笔质押融资额也在8000万元以上。当年下半年,冯鑫又先后四次质押共计1275万股暴风股票,占其所持暴风股权的41.88%。

  冯鑫频繁质押筹来的钱去哪儿了?

  在员工眼里,冯鑫和他的山西老乡老贾一样,是个慷慨的好老板。据钛媒体报道,在暴风集团内部,冯鑫是董事长,黄晓杰是暴风魔镜CEO,其他所有部门都是合伙人,全员持股,每季度根据表现分发股份和奖金。

  坊间传言,在管理团队套现离职的时候,冯鑫鼓励员工购买暴风的股票,并承诺如果产生亏损,他自掏腰包补偿损失,而入职三年以上的员工购买股票,他还出资50%。冯鑫有实现上述承诺吗?如果有,他为员工持股花了多少钱、怎么花的,暴风不曾公布。

  在7月8日那场长谈中,冯鑫说,质押股票的资金用途是补贴家用和业务发展。

  “股份质押的钱也只有极少部分是贴补家用的,其他都是用于业务发展,而且承担了很多公司业务的担保压力,”他主动澄清个人不曾挪用,尽管无人质疑他,“这里面不存在任何不道德,或者品质的问题,以公谋私的问题。”

  至于拿了多少补贴家用、多少又投入了暴风的业务,冯鑫其实并未透露。“这个是完全经得起曝光、透明的。”他坦荡地说。2016年4月15 日,冯鑫向暴风科技提供1亿元无息借款,这是有据可查的冯鑫与暴风上市公司的资金往来。

  谜团三:暴风为何如此缺钱?

  一边是冯鑫反反复复质押股权为暴风输血,一边是暴风系的各个公司在马不停蹄地融资,但上市后的暴风对资金的饥渴从未停止。

  在某种程度上,暴风更像一个投资公司,只是它的投资业务并不成功。

  据暴风集团公告,暴风这三年来用于投资的款项共计3.86亿元:2015年上市以来,暴风科技与暴风系子孙公司6次投资设立产业基金,投资金额累计3.144亿元;2016年年中,暴风先后出资成立暴风体育和暴风影业,金额共计2640万元;此外,暴风科技曾向子公司暴风投资和暴风融信投资共4500万元。

  3年不到4亿元的投资款,委实算不上多,但暴风的融资能力堪忧。

  “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上市三年时间,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,能力也很差,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。这直接导致了暴风上市后,最有价值的能力完全没有被释放。”冯鑫称。

  2016年8月26日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,将为互联网娱乐综合平台项目和DT平台基础设施项目在A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0亿元,历时两年,这笔融资在今年5月以暴风申请撤回告终;6月5日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,将在10个交易日内推出增资计划,欲通过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通道再融资不超过5000万元。暴风集团融资之难,可见一斑。

  非上市公司层面,曾经红红火火的暴风魔镜已偃旗息鼓,虽然在2017年底传来3亿元融资意向,但终究止于传言。企业信息查询平台“天眼查”显示,暴风魔镜成立以来融资5次,最近一次是今年2月获得IDG投资,但B轮以后再未公布融资金额。

  在暴风体系下,暴风TV融资算是相对容易的。7月19日,暴风集团公告暴风TV签订5亿元融资意向书。暴风TV上一次融资是在2017年12月,获得如东鑫濠和东山精密8亿元融资,据天眼查显示,暴风入主后,暴风TV共获得3次外部融资,金额共15亿元。

  融资能力堪忧,公司业务没有造血能力,将暴风和冯鑫逼向了如今的困境。

  2015年7月6日,暴风科技和暴风控股分别以1.35亿元和1.15亿元代价获得从事互联网电视业务的深圳统帅创智家科技有限公司(后更名“暴风统帅”)30.37%和19.63%的股权。当VR的浪潮退去,当乐视从风光走向没落,暴风统帅旗下的暴风TV甚至取代暴风的发家本领视频,成为暴风的核心业务。

四问暴风冯鑫:29笔股权质押,钱花哪了?

  从2018年开始,冯鑫多次表示暴风将All for TV。7月18日,暴风TV宣布拟引进5亿元战略投资,冯鑫将出任暴风TV首席产品官。

  7月13日,暴风集团发布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,预计亏损8500万元到9000万元,给出的亏损理由是暴风TV处于用户积累期,需大量营销推广抢占市场份额。这则公告,传达出三个信息:其一,暴风TV是赔本赚吆喝,卖得越多亏得越多;其二,暴风原来的互联网视频业务,已被爱奇艺等后来者蚕食殆尽;其三,暴风是个没有造血能力的公司。

  5月,深交所向暴风集团发出问询函,因暴风集团连续两年经营性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。2016年暴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-1.76亿元,2017年报公布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为-4.93亿元,2018年一季报显示暴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金额为-2936.82万元。

  谜团四:糟糕的业绩为啥逼不退他?

  “我冯鑫到底哪有问题?为什么我创业做成这样?”在2013年8月雷军组的那个旧“金山人”饭局上,冯鑫痛苦地问雷军。

  对于暴风,冯鑫是寄托了希望和感情的,他是真的想把暴风做好,所以当阿里、盛大等一一找上门来的时候,冯鑫选择不卖。“对于男人而言,兄弟是没法放弃的。我如果放弃了,可能就没有人能把他带到更大的舞台。”

  但现实证明冯鑫并不是一个好的掌舵人,带领暴风疲于追赶VR、生态、信息流等一个又一个风口,如今却不得不壮士断腕,而暴风却已经没有可以为公司造血的业务,连续两年经营性现金流为负,2018年情况并未好转。

  “你找的方向不够大;你得找人帮你;你对钱的认识不深刻。”5年前,雷军告诉冯鑫。5年后,冯鑫仍是个孤胆英雄,除了冯鑫,暴风再无他人可用。

  有行业人士透露:“冯鑫欠的钱足够他破产!”其实,A股有很多公众公司,实控人选择减持套现走人,留给投资者一个没有实控人的公司,但冯鑫的选择是硬扛。

  作为暴风集团的创始人兼CEO,冯鑫持有暴风集团21.18%的股权,而暴风第二大股东——天津瑞丰利永持股仅2.24%,其他股东持股份额则更少,因此冯鑫牢牢掌控着暴风的话语权。只要冯鑫不撤退,暴风就在他的掌控之下。

四问暴风冯鑫:29笔股权质押,钱花哪了?

  截止到2018年3月底,暴风集团前五大股东。数据来源:东方财富网。

  但对于冯鑫来说,情况并不乐观。他所持股票质押率达95.35%,此前媒体报道平仓线在10元-12元之间,7月20日收盘暴风股价13.01元/股,距离跌破平仓线并不远。按照监管条例,冯鑫所持股份在今年3月全部解禁,但他选择只在5月30日和7月19日解禁了1000多万股,剩下近6000万股仍处于锁定状态。 “(他的股票)到解禁期了,没有办解禁手续。” 一位券商从业者透露,“(他这么做)应该是他的股票质押了,没有能力补仓,如果解禁了就会被强平。”

  如果冯鑫这些股票遭到强制平仓,他也将随之失去对暴风的控制权。

  转自中国家电网 来源: 自媒体 无冕财经

  本文由「华尔街俱乐部」推荐,敬请关注公众号: wallstreetclub

  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构成投资意见,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。文中的论述和观点,敬请读者注意判断。

  版权声明:「华尔街俱乐部」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以外,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。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。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添加WSCHELP微信联系删除。

  华尔街俱乐部凝聚华尔街投行的高端资源,为中国民营企业“走出去”提供全方位的顾问服务,包括企业赴美上市、战略投资、并购、私募路演和投资者关系等。在投资理念和技术方面提供华尔街投行专家实战培训,为您进入华尔街铺设成功之路。

上一篇:三个月收到两万份作品,腾讯视频放飞「闪光新国漫」

下一篇:资鲸精选 | 周黑鸭股权架构启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