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亿要约收购康达尔股份 京基借壳更进一步

罗强 互联网 2018年10月22日

科学分配,做大蛋糕:长期动态优化股权激励(来自华为/温氏等成功案例的科学激励方法)

点击了解

  地产商京基集团对康达尔的控制更进一步。

  10月18日晚间,ST康达(000048.SZ)发布公告称,京基集团正式发布要约收购报告书,要约期为10月22日至11月20日,收购股份数量0.39亿股,占总股份的10%,要约价格24元/股,这一价格比康达尔前30日平均股价溢价约23.8%。

  京基集团称,此次收购将耗资约9.38亿元,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,此次收购旨在取得康达尔的控制权,不以终止上市地位为目的。收购完成后,“收购人将利用自身资源优势和业务经验,帮助上市公司提升管理效率、优化资源配置”;未来12个月内,也不排除进一步巩固控制权目的或自身战略安排继续增持股份。

  根据要约收购规则,要约收购报告书公布后3个交易日内,京基集团需要将20%的收购资金存入中登公司账户作为保证金。同时,要约期限截止后,只要预受到目标的一半股份,要约便意味着有效与成功。

  如果此次要约收购成功,京基集团持有康达尔股份将提高至41.65%,会远超于第二大股东华超集团31.66%的股份数量。

  2013年起,京基集团开始低调“举牌”康达尔,一路增持至31.65%,从而遭遇以华超集团董事长罗爱华为首的康达尔管理层的反击。但8月下旬,罗爱华因“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”被深圳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,能量的天平开始偏向京基集团。

  从改组董事会、更换管理层,到要约收购,京基集团牢牢把控着康达尔,华超集团目前在董事会中并未有任何席位,股权事件陷入到与“宝万之争”完全不一样的另一种“怪圈”之中。

  甚至,在京基集团入驻康达尔之后,康达尔迅速以每月近90万元的租金,租下了京基100大厦A座的一层物业,面积高达近3000平方米,租期五年。这似乎是要将办公地点搬至京基的“大本营”。高441.8米的京基100大厦曾经为深圳第一高楼,为京基集团开发的地标项目。

  此次要约收购报告书的公布,也第一次公开了京基集团的“家底”。截至2017年12月31日,京基集团的货币资金余额为45.79亿元,总资产为520亿元,2017年度实现营业收入85.2亿元,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.9亿元,但这一净利润少于康达尔2017年度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。

  京基集团的收入并不稳定,根据财务报表,京基集团2015年至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5.7亿元、129.8亿元、85.2亿元,其中2016年、2017年的房地产销售收入分别为105.3亿元、59.46亿元,期末现金也呈逐年减少趋势。

  结合深圳的实际情况,这意味着京基集团的房地产开发业务的土地储备规模并不大,且为城市更新项目,存在供地周期造成的销售收入波动性。

  目前京基集团在深圳还拥有水贝村、长源村、晶都片区、南约片区、珠光村、石岩上下屋等12个项目在投资开发,保证了未来房地产业务开发的可持续性。

  京基集团还拥有京基100大厦、京基滨河时代等持有型写字楼物业,截止2017年12月31日, 对外抵押给贷款银行的投资性房地产建筑面积合计34.5万平方米,公允价值高达252.3亿元。

  另外,京基集团还将持有康达尔的股票悉数质押,质押期限为2017年3月至2019年3月,融资10亿元。

  如果要约收购完成,京基集团要成为康达尔事实上的实际控制人,但京基集团存在着与康达尔在房地产开发业务方面存在相同、相似业务。

  京基集团实际控制人、来自广东湛江的商人陈华作出了避免同业竞争承诺,在面对相同业务时,需协商优先考虑上市公司实施业务;同时,在5年之内以各种方式解决与上市公司的同业竞争问题。

  这意味着,对于房地产收入已经占据一半的康达尔而言,被京基集团“借壳”的可能性更进一步。

上一篇:传今日头条正进行40亿美元Pre-IPO轮融资,回应:不予置评

下一篇:方便面市场复活,昔日巨头市值暴跌七成,如今靠涨价回春